首页 >

[麈尾杂谈] 谢群:祥贞曹师说“道窍”

371人




我为诸君说端的 命蒂从来在真息 

祥 贞 曹 师 说“道 窍”

谢群

人能清静无为,纯是先天一气,道何难成?若搬运有为,全是后天用事,便堕旁门。

原文载于《中国道教》2019年04期

吾师全真道华山派第二十二代传人曹祥贞,长期隐居华山大上方,积功累行,于丹道修炼颇有造诣。

“我为诸君说端的,命蒂从来在真息”是宋代曹文逸《灵源大道歌》的第一句,也是提纲契领的一句。对这句话的真传,是我在拜师3年后,曹师才予以点透。然后,它的全部内容,也同时伴随着修行而豁然开朗。一如《悟真篇三注》陆子野之说:“仆自幼潜心此道,亦有年矣。道不负人,天其怜我,获遇圣师,一语方知,妙在目前。参诸丹经,洞然明白。”

我,曹文逸自称。诸君,指当时并后世修仙学道之人。端的,即是真正而又的确。命蒂,即是吾人生命最关紧要的地方。凡花叶瓜果,与枝茎相连处,都叫作蒂,此处一断,花叶就立刻枯槁。

人呼吸以口鼻,真人之息在胞中。但是,胎息也不是说口鼻的呼吸没有了,而是变得深沉、缓慢、匀称,这一点要注意。还需要说明的是,在玄关开启的一瞬间,凡息会骤然而断,但这只是“似乎”断掉,而实际上并没有断掉!这是古代修士的自我感觉,要注意。师父要我看她早年从崂山匡常修道长那里带回的《大成捷要》,里面有一节“倒回元海”,讲的就是这个意思。

同时我对它的体验也是很短的一段时间,然后就又恢复了,由此我们就不难理解王重阳祖师的那个“活死人”的典故了。“活死人”三个字的含义已经是很直白的了,直到后来演变成了一个“不可思议”的故事。宋末元初丹派大家俞玉吾说过:“尝慨夫世所传丹家之书,庾辞隐语,使览者无罅缝可入,往往目眩心醉而掩卷长叹。愚今既得所传,又何忍绒默以自私。”

这里的“命蒂”就是“元海”“气穴”“玄关一窍”的另一个称呼,依照传统,就像《道德经》之“谷神”“玄牝”“天地根”“橐龠”等等,所指一样。曹文逸在《大道歌》中还有多处置换了名词,但无不是同指这个“气穴”“玄窍”。如后文中的“三彭走出阴尸宅,万国来朝赤帝宫”“借问真人何处来,从前元只在灵台”“可怜一个好基址,金殿玉堂无主人”等句中,“赤帝宫”“灵台”“好基址”“金殿玉堂”等等,纵然千变万化,皆指此“窍”。

古丹经历来提及玄关一窍,都是满纸隐喻,令人如入迷雾。黄元吉是晚清道光、咸丰时承传天仙正法、已证神仙果证之前辈仙真。他所论玄关一窍,在历代丹经之中,是说得最明明白白的,玄关一窍实质是一种功夫境界、层次。心息相依、神气合一功夫做到了极致,不劳追求,自然出现。在实修中,水火既济之际得先天一炁,得炁之际就是玄关开启之际,也是胎息初现之时。它自然出现时,如何应之处置,是修丹道的关键。对此黄元吉先生在《乐育堂语录》中都说明白了:

丹道千言万语,不过神气二字。始而神与气离,我即以神调气,以气凝神,终则神气融化于虚空,结成一团大如黍米之珠,悬于四大五行不着之处,一片虚无景象,是即“打破太虚空,独立法王身”是也。而其功总不外性情二字,始而以性合情,继则以情归性,到性情合一,现出本来法身,即返本还源,复我生身受悉之初是。然还未到无上上乘之妙境。人未生之初,一点灵光浑然藏于太虚,视之不见,听之不闻,搏之不得,此时又有何性,又有何情?以此思之,连性情二字都是有形有质,只算得后天中之先天,以其犹有依傍也。人能清静无为,纯是先天一气,道何难成?若搬运有为,全是后天用事,便堕旁门。

曹文逸开篇就把丹道的“核心”说了出来,可以说,这是《大道歌》中最金贵的一句。

时代变了,内丹道的传承也应当与时俱进,才有利于对它的科学研究。我把它写出来,是希望对道友同修有所启发。

“真传一句话”,因为曹师这“一言之下直指真途”,把我从“故纸堆”里拖拽了出来,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“修道者”。俞子还有一句真言:“一旦心领神会,则知予至要之言,果为甚露而昭昭然,无一毫之欺隐也。”

古人所谓“得诀归来好看书”,亦即此意。

【作者简介】谢群教授,成都人。研究方向为舞美艺术与宗教哲学。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《道藏源流考》整理出版的主要参与者。现任全国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副会长,大自然环境保护委员会会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