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

[学术观点]张泽洪、阳媛:瑶族宗教经书所见变身仪式论析

作者:张泽洪、阳媛

发表时间:2020-01-02

285人




瑶族宗教经书所见变身仪式论析

张泽洪 阳   媛

提要:瑶族社会有着丰富的经书与祭祀仪式,瑶经中记载各种变身法术与道教存想科仪有着密切关系。本文通过西南各地瑶经中变身资料的研读,与《道藏》中道教存想资料的比较分析,多维度探讨瑶族经书中存想法术的文化内涵。认为变身法术的运用反映瑶族对道教文化的汲取,瑶族在接受道教存想科仪的过程中对之进行民族化的改造与创新,这是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下文化传播的结果,也是道教与瑶族文化互渗而经历文化涵化的典型例证。

主题词:瑶族道教变身存想

原文载于《宗教学研究》2019年第3期 ,文章内容有删节

0102.jpg

瑶族宗教仪式中的变身藏身,经书中称之为变身法。变身是瑶族宗教仪式的常行法术。师公通过存想诸神的形象,化坛场器物为神圣以与神灵沟通。历史上南岭走廊的民族迁徙、道教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传播,使瑶族成为受道教影响较深的族群。瑶族没有本民族文字,瑶族社会一般通用汉语,其宗教经书用汉字记录。因此,瑶族民间社会传承的大量经书,是瑶族人精神生活世界的记录,瑶族宗教经书中大量变身的内容,是道教传播瑶族社会的结果。

瑶族社会民间历来有收藏经书的传统,这些由师公代代传承的宗教经书,是瑶族社会仪式活动的科仪本。早在民国时期的瑶族调查中,人类学者就注意到瑶族的变身法术。梁钊韬《粤北乳源瑶人宗教信仰》,考察了乳源北山瑶人的度身法事和丧事仪式,指出度身的步骤共有34项,丧事仪式的过程有27项,很多仪节都有变身法术的运用。1而庞新民《两广瑶山调查》,亦提到调查所见瑶族经书中的藏身法。2目前中外学界对瑶族与道教的关系已有较丰富的研究成果,但对瑶族变身藏身的道教色彩却未曾论及。瑶族是西南少数民族中受道教影响最深的族群,瑶族宗教变身藏身法术的文化内涵、瑶族变身藏身法术与道教存想的关系,就是推进瑶族宗教研究中值得讨论的问题。

 

一、瑶族经书所见的变身藏身法术

在瑶族宗教的经书、仪式中,变身藏身是法师常行的法术科仪,并且有民族化的生动表现形式。瑶族宗教的很多经书都记载变身藏身法术,瑶族“挂灯”的12个科仪程序中,第五就是变身法术。瑶族丧葬仪式的经书《送亡人书》,在丧葬仪式许多环节都有变身法术的运用。各地瑶族传承的《送亡书》,其变身存想的内容又略有不同。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送亡书》的变身有:变雷鎚月斧,变米、变扛状八郎、变地狱、变血湖、变勾、变分离饭、起棺藏弟子身、收丧入殓变棺橔、起棺变棺橔,藏合家人口、藏屋、变红布。

另本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送亡书》,更有丰富的变身存想法术:藏合家人口法、藏弟子身法、变刀法、变剑法、敕桃鞭法、变米法、变火把、变扛状四郎、入门变亡人身尸、起棺变棺椁、收棺入殓法、起棺变弟子身法、入棺扫六神生魂、恐放邪师起呈变棺椁、隔路法、封门、藏变屋法、敕分离饭、起棺登程阳话、断勾法、送亡人上天桥变灯法、元始做旧像用新像也用、变灯法、变勾法、变分离饭、断路法。

广东乳源瑶族经书《送亡人书》,载有变水法、变刀法、变手巾米、又藏变师男身、一变藏屋、二变藏屋、三变藏屋、又一种藏身、又变碗、又变亡人、又变分离米、又变米罗角。

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开禁书》的变身藏身法术有:敕招兵剑法、敕旗法、敕米法、敕禾法、敕水法、祭兵变口法、敕白席腰带法、又一件开禁敕水藏身法、敕藏身符法、藏村法、敕封闭、变碗法、变符法、变盘席法、变白布法、敕红布法。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送三元阳州》的经末有六种变身:变火把、变米、变扛状二郎、变亡人、变屋、变身。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番邪变水》,法师运用的变身存想法术有:番邪变水、变席、变桃鞭、变剑、变扇、敕剪刀、破斗变法、变牢、变刀、度花变花枝、变莲塘。

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收赛变水目》存变的内容有:藏身变法、变竿、变纂、变符、变席、变刀、变剑、变碗、变籖头水、变鸡法、变梳法、变屋法、封门、变鸡、变碗破碎、变血湖、变地狱、藏合家人口、藏弟子身、变剑、变刀、变米法、变雷搥月斧、起棺变棺椁。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化符书》,则有变籖、变纂、变梳、变刀、变碗。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杂览便用》,其中的敕墨法、敕笔法,则是师公运用存想法术,敕变墨、笔为神圣之物。

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合婚法斋坛变物法》的变身法术有:变刀、起马出门变屋、变刀、变米、变碗、变屋、送亡变屋、变火把、行罡变九火把、落马变亡人。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设杂鬼法语画杂符》的变身法术有:藏病人床吾师敕变、变红鸾石法、骂鬼章变法、出门藏身变体、出门变十物用、出门路五雷藏身、化笛存想内容、变香炉水碗、招魂变阴桥、变菜法、变酒法、变饭法、变茶法、变床法、变饭法、变肉法。英国牛津大学伯德雷恩(Bodleian)图书馆藏瑶族经书S.3243号所载变身法术有:敕坛法、变梯条法、敕金楼法、变梯杵柱法、含犁法、刀变、变刀口。

广东排瑶的《架桥书》《变宅书》《推龙书》《指路书》,都有丰富的存想法术。瑶族凡遇家庭时运不佳,人有疾病,六畜不旺,要占卦测算灾难凶邪来自何方,请师公作法事在凶邪所来方向架桥祈禳,以送走灾难疾病,保佑人丁兴旺。例如《架桥书》之三《存身过桥》的存想是:“存变千年桥柱,存变千年桥梁。存变万年桥柱,存变万年桥梁。存变千年万年木桥,存变千年万年布桥。存变千万年长命寿命桥梁。上路天桥,中路地桥,下路水桥,穿心过海,白鹤仙桥,千年不动,万岁不移。”瑶族丧葬仪式的架桥是送亡魂通往天路之桥,此过桥的存想赋予魂桥长寿的意涵。

上述瑶族变身法术的经书中,涉及瑶族宗教的多种仪式。《送亡书》用于为死者送灵打斋。《超度书》用于为死者开路、烧灵。《开禁书》用于请神为仪式坛场开禁。《送三元阳州》是打辞别斋送未度戒者亡灵回阳州。瑶族认为人死后有三魂:一魂在墓地,一魂在家中,一魂在扬州十八洞。《番邪变水》是送亡仪式中敕变坛场法水的科仪。《收赛变水目》经书篇幅不长,24种变身法术构成该经主要内容。《化符书》是各种水符、手符、水盆符、犁头符、藏身符、大门符、帖身符的符图,但开篇列举了5种变身法。《杂览便用》是各种设鬼、请鬼、架桥的法术,内容繁杂故名。《合婚法斋坛变物法》,合婚法预测男女双方是否适合结婚,但该经的内容几乎全是各种变身法术。《设杂鬼法语画杂符》是为病人驱鬼的经书。《变宅书》祈求宅宇清净,无邪无凶煞,居住安宁,人财兴旺。《推龙书》是安葬法事念的经文,请地脉龙神归位,保佑家人平安。《指路书》是做斋时念的经书,请神灵给死者灵魂指路。

瑶族社会一个在地方上有影响的师公,其传承使用的经书至少有三四十种。以上所举只是涉及变身的部分瑶族经书。瑶族宗教经书是仪式的科仪本,是师公在仪式中据之行法的科本,在这些篇幅不是太长的经书中,却有着各种内容丰富的变身存想,说明变身的确是瑶族宗教仪式中行用的重要法术。

二、瑶族宗教仪式中的变身藏身

(一)变身法

瑶族宗教仪式请神的存想,师公运用意念行变身法,祈请道教的三清、玉皇、三元、张天师等神仙降临坛场,“天师变吾身,地师变吾身,祖师变吾身,本师变吾身,吾师化为铁刀碗水,矮矮不声锣不声鼓。吾师化为铁弹子,飞入葫芦肚内藏”。广东排瑶经书《扎魂》载变身说:“谨请三元变吾身,飞锁金甲镇乾坤”;“谨请天师变吾身,行罡七步在天尊”。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盘王书》说:“谨请三元变吾身,万鬼除邪不可闻”;“谨请天师变吾身,行罡作法转天心”。云南省麻栗坡县盘瑶度戒的《弟子变身歌》唱道:“谨请三元变吾身,斩鬼除邪不可闻。现出毫光千万丈,飞衣金甲镇乾坤。”根据仪式中行法的需要,法师变身为三元神以斩鬼除邪。广东排瑶经书《存变》说:“拜请淮南门下祖师主,岭南门下本师爷。”瑶族经书中提及的祖师、本师或“祖本二师”,祖师意指道教的神仙,本师则指瑶族宗教的前传法师。瑶族变身为神仙有各种丰富的想象,广东乳源瑶族《变身法用》说:“一变天皇师,二变地皇母,三变仙人陀,四变仙人符,五变日月照,六变紫云遮,七变邪鬼里,八变邪鬼伏,九变邪鬼拜,十变仙衣盖吾身。”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盘王书》之《引光歌》:“一变吾师为天子,二变吾师万丈高。三变吾师头上发,四变吾师脚下毛。”广东八排瑶的存想变身说:“吾师真身不是非凡真身,吾师存为白衣白甲真身,存为黑衣黑甲真身。吾师存为铜牛铁牛真身,犀牛白象真身,金龟波浪真身,存为短山毒蛇真身。”瑶族宗教的变身常根据仪式的需要,法师通过变身咒语化为不同的神灵。广东乳源瑶族《变身法用》说:“敕变吾师身,化为太上老君真身,化为飞天白鹤,飞上宫中殿上,灵神寻不见,灵鬼寻不知。”瑶族的变身法是变己身为神灵本体,使之具有不可思议的神力。这种变身法术基于道教的神仙信仰,但变身的内容又反映瑶族社会的文化特点。

英国牛津大学伯德雷恩(Bodleian)图书馆藏瑶族经书S.3290号《出门藏身法用》的藏众身法,是存想“左眼化为左铁星,右眼化为右铁星。左鼻化为左川风,右鼻化为右川风。左口化为左石岩,右口化为右石岩。左手化为杀鬼叉,右手化为杀鬼叉。左身化为左肚化左铁牢,右身化为右肚化右铁牢。左脚化为左金刚,右脚化为右金刚”。广东乳源瑶族《又变身法用》:“一变成天,二变成地,三变成江,四变成海,五变成天为地,六变成地为天,七变成江为海,八变成海为江,九变犀牛肚里藏,十变仙人肚内藏。”英国牛津大学伯德雷恩(Bodleian)图书馆藏瑶族经书S.3279号《变化藏身法用》:“一变吾身藏五盛,二变藏五应,三变藏吾响声。吾身寄去螃蟹肚内,藏寄去乌龟肚,藏寄去鲤鱼肚内,藏寄去黄龙肚内,藏寄去犀牛肚内。寄去仙人肚内,藏千年灵神。”广东乳源瑶族仪式中的变身:“一变二变万人,三变四变松柏,化为青龙,师男本身头上,化为深山石壁。头发化为松柏二条,左脚化为左青龙,右脚化为右青龙。”瑶族的变身存想有丰富的想象力,如存想弟子藏身的法术,“大路化为大南蛇,小路化为小南蛇,头高万丈,口宽千里,弟子住在南蛇口中藏”。

(二)瑶族度戒的变身藏身法术

瑶族度戒是具有悠久历史的传度仪式,早期正一道授箓传播瑶族社会衍化为度戒。度戒中师公存想白布化变为金桥,铜钱化变为雄兵,米化变为千兵万马等,这些变身法术彰显出道教的影响。云南瑶族变身的咒语说:“谨请祖师变吾身,本师变吾身,传师变吾身,度师变吾身,经禄三师变吾身,天师变吾身,地师变吾身,仙女变吾身,九天玄女变吾身,白鹤仙师变吾身,急急变吾身,急急变吾身。准吾奉太上老君急令敕!”瑶族度戒师公要授予师男法冠,法冠上有道教的三清、玉皇、圣祖、金童、玉女神像。传授法帽仪式中师公有变帽存想:“师男头戴金冠帽,左手执印接香门。左手执起老君诀,口念老君法令行。”

瑶族度戒挂大罗灯用的《法书》,其中存想变七星灯的《变盏用》说:“未变之时七个盏,变了之时七个砖。七个砖头七个字,七个字头七个星。”仪式中师公点燃灯架上七个灯盏,存想七盏灯已变为七星。瑶族不同的挂灯仪式获得的身份等级不同,划拨的阴兵数目也不同。瑶族挂七星灯的科仪,师男坐在凳子上接受传法,其中有变身法术的行用。广东乳源瑶族《挂灯用承变》说:“敕变金栏木凳,变为老君之椅。左凳化为左龙脚,右凳化为右龙脚。”湖南瑶族经书《又挂灯用》亦说:“未变金鉴为木凳,变了金鉴化狮子,变化为老君之殿,变化为老君之椅。”存变师男传度所坐木凳已变为老君之椅,瑶族挂灯是象征师男接受道法传授的仪式,存想法术在仪式中发挥了特殊的功能。

瑶族度戒有度水槽仪式,其中有变水槽法的存想。仪式中存变水槽禾杆,即把禾杆变铁船,铁船过海沉踪迹,铁船过海捉邪神。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变水曹法》先后存变水曹的内容是:“未变之时成稿剪,变了之时成铁船,承载吾师身”;“未变之时成白席,变了之时成铁船,化作鹅毛沉水底,铁船流过十三滩”;“未变之时成沙板,变了之时成铁蓬盖。”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变水槽》之《大变法用》也存想:“一变水曹为斗,二变水曹为元,三变沙板为铁蓬盖。”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众师度漕话根用》:“张赵二郎来传度,众师引度过水漕。传度师男来学法,正是老君门下人。”度水槽的变身同样象征已得老君道法传授,受戒师男经过度水槽的考验,灵魂才能与水府神灵沟通。

瑶族度戒在传度的最后仪节师男要上刀山,接受刀山法的考验。仪式中师男将赤脚踩锋利的刀刃而上,师公会通过变刀存想的法术,敕变刀口为不伤人之刀。乳源瑶族《上刀山变刀法用》说:“一变刀口为锡,二变刀口为石板,三变刀口为软绵,四变刀口为如雪,五变刀口如木板,六变刀口如泥土,七变刀口成刀背。吾师踏上刀梯去,吾今踏上半天去,身为白鹤在云中。”通过存想将刀口变为不锋利之物,此后师男脚踩锋利的刀梯才不会受伤。英国牛津大学伯德雷恩(Bodleian)图书馆藏瑶族经书S.3244号《又变身上刀山法用》:“敕变吾师身,左手右手化为铁皮,包过三转,铜皮包过三层,十手指化为大铁钩、小铁钩,左脚右脚化为铁皮,包三转,化为铜皮包层。吾师引带新度师男,飞上刀梯,上无差,下不错。”此云南瑶族传承经书的存想更有特点,是存想度戒师男手足为铁皮、铜皮包裹,手指化为大小铁钩,如此攀援刀梯而上才不至于受伤。

在存变刀口化为不锋利之物外,还有存变师男脚底的法术,通过变脚底法将师男脚底变为铜皮铁板。师公施敕脚法将师男之脚,“化为铁叶牛皮,吾师踏铁鞋,为吾师变现,不得损坏”。英国牛津大学伯德雷恩(Bodleian)图书馆藏瑶族经书S.3244号《又变刀口用》甚至存想刀梯,“化为大棉被,小棉被,化为大牛皮,小牛皮,盖过十二步刀梯”。瑶族人将生活经验融入变刀梯的存想,师男赤脚上刀梯可保万无一失。英国牛津大学伯德雷恩(Bodleian)图书馆藏瑶族经书S.3244号《剉刀口法用》:“起我铜剉铁,剉去一步刀梯,剉去二步刀梯,剉去三步刀梯,剉去四步刀梯,剉去五步刀梯,剉去六步刀梯,剉去七步刀梯,剉去八步刀梯,剉去九步刀梯,剉去十步刀梯,剉去十一步刀梯,剉去十二步刀梯。刀口剉平刀背,化为刀口翻下,化为刀背翻上,吾师飞上刀梯,上不差,下不错。”历史上瑶族的刀梯有12级,这种度戒上刀梯的存想,是想象逐一剉去12级刀梯的锋利,变刀口为下,刀背为上,度戒师男飞身上刀梯接受考验。乳源瑶族《上刀山封刀口法用》说:“谨请祖本二师,亲身存变刀山,化为十万年桃梭杵,刀口化为刀背,又为金鞭,弟子化为桃源仙洞老黄鹤,手脚化为铜皮铁骨,飞上刀山。”英国牛津大学伯德雷恩(Bodleian)图书馆藏瑶族经书S.3244号存想:“身如白鹤,手为闸钩,脚为铁锩,变成白鹤,飞上刀梯,上不差,下不错,不灵动作,速变速化。”可见瑶族存变刀山的确有丰富的想象力。

历史上瑶族师男度戒要通过云山法、刀山法、盐埠法、勒床法、火砖法、犁头法、油锅法、岩堂法、七吉法、阳山法十种法术的考验,都要通过变身存想以实现法术的功能。但其中犁头法、油锅法、岩堂法、七吉法、阳山法等法术的具体内容已不得而知,英国牛津大学伯德雷恩(Bodleian)图书馆藏瑶族经书S.3243号《含犁头法用》的变身说:“一变吾师身化为石板,二变吾师脚底化为铁皮,化为石脚板,化为霜,化为雪,化为坭。”英国牛津大学伯德雷恩(Bodleian)图书馆藏瑶族经书S.3244号《含犁头法用》说:“一变吾师身,化为大雪山头、小雪山头,眼化为大石精、小石精,口化为大石岩,三十六牙齿化为大铁丁、小铁丁,舌化为大镰刀、小镰刀。”由此经书我们可知犁头法的大致内容,犁头法的变身法术旨在让师男通过危险的考验。

三、瑶族化特色的变身藏身法术

瑶族宗教的变身藏身法术内容丰富,既凸显瑶族宗教仪式坛场的特点,一定程度上又反映瑶族社会的经济生活状况。

(一)瑶族的变水、敕水法术

瑶族宗教仪式有变水、敕水法术,以保持神圣仪式坛场的清洁,这是道教斋醮敕水科仪的运用。师公通过仪式坛场的存想,将瑶族社会自然流淌的各种水源,转化为想象中的太上老君之水。广东乳源瑶族《又变水法》说:

水是不是非凡之水,吾师太上老君之水,山中流过玉女殿前之水,江中长流之水,田中养禾之水,塘中养鱼之水,井中养泉之水,玉女担归之水,化为伏鬼灭鬼之水,藏家之水。吾师太上老君准敕令!

瑶族仪式中有内容丰富的变水存想:“此水不是非凡之水,原在昆仑山上之水,老君殿前功德之水,玉女担归之水,塘中养鱼之水,滩中波浪之水,高山石壁之水,流入坛前功曹之水。”“此水不是非凡之水,源在九龙山上流出之水,流下山中石壁之水,流入井中养沙之水,流下田中养禾之水,流下塘中养鱼之水,流下滩中波浪之水,吾师将来坛前化为老君功德之水。”“此水不是非凡之水,此水是化为天上云雾之水,化为地下云雾之水,井中流来长流之水,塘中流来养鱼之水,流过田中养禾苗,江中流来养人之水。”“吾师敕变此水,不是非凡之水,春夏秋冬四季黄龙之水,天中之水,地中之水,山中石壁之水,田中养禾之水。”瑶族宗教的敕水法、变水法,是将取自山中、江中、田中、塘中、井中、滩中的法水,赋予各种神圣的功能,其核心意涵是化为老君功德之水。

(二)瑶族经书中法器的存变

瑶族经书提及各种非凡的变身法术,变席、变禾、变米、变碗、变剑、变绳、变海、变棍、变祭带,凡仪式中使用的法器物件都可以存变,其变化充满瑶人的想象力。诸如:“此席不是非凡之席,此席化为大龙床,小龙床”;“此禾不是非凡之禾,此禾化为天生地养之禾”;“此米不是非凡之米,米是禾稻米,禾米隔开禾魂,喝鬼吞鬼杀鬼猎鬼灭鬼”;“此碗不是非凡之碗,此碗化为大小青龙一对”;“此剑不是非凡之剑,化为太上老君杀灭之剑”;“此绳不是非凡之绳,化为铜炼铁锁”;“此海不是非凡之海,化为大海小海,化为五湖大海,江水化为四方大海”;“此棍不是非凡之棍,以我小师变身之棍”。“此带不是非凡之带,此带化为大花带,小花带,祭兴祭旺之带。”宋元妙宗《太上助国救民总真秘要》卷7《辅正除邪考召法》之《北帝普天罩法》说:“吾法非凡之法。三清正道,上至八极,下入九泉。”瑶族宗教各种变身的“非凡”之存想句式,是直接承袭道教而灵活运用于仪式之中。道教的存想有数千法之说,瑶族丰富的变身内容,大致反映瑶族对道教存想的接受。总之,瑶族宗教仪式坛场的各种法器物件,都可以通过存想使之变为神圣之物,我们以下再具体列举数种变身存想:

(1)变碗。瑶族《送亡人书》,用于丧葬仪式。做斋法事仪式程序第七为“变碗”,即变碗为铁城用于禁鬼。乳源瑶族经书《变碗法用》说:

大酒碗化为大铁碗,小酒碗化为小铁碗。碗碟里内下有铜箍箍,铁箍箍,千人打不破,万人打不烂。吾奉太上老君准敕令!

乳源瑶族另有《又变碗用》的存想是:“此碗不是非凡之碗,化为铜钟铁钟,化为五色牢鬼地狱,吾师将来禁鬼神。”“此碗不是非凡之碗,化为铜钟,口阔面大,化为大罗城,吾师将来禁鬼神。千神打不动,万鬼打不移。”瑶族丰富的想象力,将坛场之碗化为禁鬼的罗城。道教地狱有大罗城、酆都罗城之说。唐代道经《太上长文大洞灵宝幽玄上品妙经》之《飞升羽化章第十》就说:“地狱之方,特有一城,名曰酆都罗城。有一王者罗王,又号阴都北帝,居此,主管大罗城八洞阴鬼,在十八铁城之内,皆有死生。”可以将普通之碗存变为罗城,这种变身的想象反映瑶族人对道教地狱的理解。

(2)藏屋法。瑶族仪式中有藏屋法、凡屋法的存想。法师存想将仪式之屋化为老君之宅或老君大殿。诸如“三变此宅,不是非凡之宅,化为太上老君之宅”。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藏屋法用》的存变内容说:

一变主人屋,化为老君大殿,巍巍在半天,二变主人宅,化为大官厅、小官厅。三变主人宅,化为大衙门、小衙门。左柱化为左青龙,右柱化为右青龙,左梁化为大南蛇,右梁化为小南蛇。合家人口,化为大金刚、小金刚。台凳化为麒麟狮子,猪财六畜化为黄茆江埠,屋宅四角化为五湖四海,渺渺茫茫,大浪通天,小浪通地。人见堂堂,鬼见灭亡。天师速变,地师速变,速变速化,准吾奉太上老君急令敕!

广东乳源瑶族经书《凡屋法用》的藏屋存想又有不同:“左边化为老君宅堂,右边化为老君宅堂。东方化为老君水殿,南方化为南方屋梁,屋柱化为大南蛇、小南蛇。上下茅柄茅盖,化为大龙衣、小龙衣。门墩门扇,化为灭鬼之刀、杀鬼之剑,化为千重万重进落宅堂。”这种藏屋法的奇特存想,将坛场之屋变为老君之宅,是道教神仙信仰影响瑶族所致。

(3)变刀法。瑶族变身有各种变刀法、变刀口。瑶族做斋法事的程序,第一是变水,第二是变刀。广西荔浦瑶族经书《收尸入殓》之《变刀法》说:

敕变之刀,不是非凡之刀,化为太上老君斩鬼之刀、杀鬼之刀、灭鬼之刀、喝鬼之刀。斩山山崩,斩地地裂,斩人人生,斩鬼鬼灭。亡速变速,准吾奉太上老君急令敕!

瑶族仪式中变刀的存想也很丰富:“此刀不是非凡之刀,将来化为太上老君破鬼杀鬼之刀,吞鬼灭鬼猎鬼之刀,邪神恶鬼头来头断,脚来脚断。”广东乳源瑶族经书《变刀口用》:“一变刀口成木,二变刀口成纸,三变刀口为石,四变刀口为泥,五变刀口为风。”瑶族各种变刀法都旨在将法刀化为太上老君斩鬼之刀,并渲染此刀斩鬼的特殊功能。

(4)变剑法。瑶族宗教有各种变剑法术,法剑具有禀赋神仙授予的灵性,被视为有斩鬼功能的神圣之物。广西临桂县瑶族经书《请了洒净》,师公念咒语曰:

此剑不是非凡之剑,剑是太上老君斩鬼之剑。八炉三变出炉,三变未打成刀,打起成剑,未磨成刀,磨起成剑。指山山崩,指石石裂,指人人长生,指鬼鬼灭亡。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。

广东乳源瑶族经书《变剑用》:“此剑不是非凡之剑,天师宝剑,地师宝剑,三炼成钢,四炼成剑。”另一变剑的存想内容是:“此剑不是非凡之剑,吾师化为老君之剑,灭鬼之剑,合鬼之剑。指山山崩,指石石裂,照人人长,照鬼鬼亡。”法剑在祭祀仪式中有强大的法力,师公在坛场以法剑净坛,斩鬼驱邪,变剑法与变刀法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(5)其他变身法术。

瑶族变身涉及坛场各种器物,瑶族人丰富的想象力,将凡俗之物存变为神圣之物,使之具有无比的神性和法力。广东乳源瑶族经书《变锣鼓用》的存变是:“此鼓化为春雷,化为夏雷,化为二十四阵蛮雷,七十二阵战雷,声声不住。”仪式中变锣鼓用以招集神灵。而《变手指法用》的存变是:“变吾师十个手指为将军,左手化为雪山,右手化为蕉木。”或“又变吾师十手指,化作十万夜叉兵。又变吾师十脚指,化作十万海鳅兵”。《变幡竹用》:“祖本二师存变幡竹筒,竹筒化为桃源王母娘娘,节节藏阴兵,节节藏家口(师父)。”《变棍法用》:“此棍不是非凡之棍,以我小师变身之棍。邪魔小鬼,不得和我王师打斗。”《变师男藏身法用》:“此变师男吾师头发,变了松柏二树。左耳化为左石山,右耳化为右石山。左眼化为左七星,右眼化为右七星。左鼻化为左石山,右鼻化为右石山。左口化为左石岩,右口化为右石岩。左手化为日,右手化为月。大肠化为大南蛇,小肠化为小南蛇。左脚化为左中柱,右脚化为右中柱。”这种藏身要达到“灵神寻不见,万鬼走无踪”的效果。广东排瑶经书《接公书》之二《存变割井》,法师在坛场有丰富的存想内容:“存变千年大青山,万年小青山,存变千万年启岳山,存变千神台,万神台,存变千神意,万神意,存变千神等,万神等,存变千年香炉,万年香炉,存变千肉盆,万肉盆,存变千年茶杯,万年茶杯,存变千年酒杯,万年酒杯,存变千年灯盏,万年灯盏,房起千年茶油,万年茶油,存变千年灯心,万年灯心,发起千年灯火,万年灯火,弟子存变,祖师如我下来存变,弟子存吾占,祖师如我下来存占。”这些充满南方稻作民族生活习俗的存想,反映出南岭走廊瑶族人的生活特点。上述瑶族经书中变身存想名目繁多,师公通过变身存想法术赋予法具器物神圣性,以实现宗教仪式的祈禳济度功能。

四、瑶族变身藏身法术的道教色彩

瑶族变身藏身法术具有浓郁的道教色彩,变身是道教存想法术传入瑶族社会通俗形象的说法。道教的存想是斋醮科仪通神的重要方法,是仪式坛场高功与神灵沟通的主要手段。高功法师通过存想遥想出一派天界意境,化凡尘为神界,化己身为神灵本体,具有不可思议之神力。道教认为建醮不懂存想,无法沟通人神世界,斋醮的目的就不能达到,斋醮法事也就失去意义。

道教存想法术的思想基础是神仙信仰,早在东晋时期存想法术就已流行。东晋葛洪《抱朴子内篇·地真》说存想“乃有数千法。如含影藏形,及守形无生、九变十二化、二十四生等,思见身中诸神,而内视令见之法,不可胜计,亦各有效也”。南北朝道经《太上正一咒鬼经》托天师之口曰:“吾为天地除万殃,变身人间作鬼王。”宋代道经《高上神霄玉清真王紫书大法》卷2《朝礼仪》有“变身为白鹤仙人。步之三十六步,入神霄宫,朝真王”。瑶族宗教丰富的变身法术,大致可以从道教中找到依据。道教“变身”的概念为瑶族汲取,瑶族宗教类型多样的变身存想法术,是历史上道教传播瑶族社会的结果。瑶族宗教仪式的许多仪节都有变身,师公运用变身法术化凡俗为神圣,旨在沟通神人以达到仪式的目的。

(一)瑶族变身法术中的神仙信仰

瑶族宗教的神灵系统具有多元特征,大致由道教神仙和瑶族土俗神组成。道教的神灵仙真降临仪式现场,是通过变身存想的法术来实现的。云南瑶族挂灯仪式师公请神唱道:“天师变吾身,地师变吾身,白鹤仙师变吾身,九天玉女变吾身。”广东排瑶经书说:“谨请三清变吾身,飞入金甲镇乾坤”;“谨请天师变吾身,行罡七步在天尊”。广东排瑶经书《花间甲坛》之二《存身》,法师通过一系列复杂的存想过程,存想变为三清、玉皇、老君、道君、三元法主、三帝将军、张天师、李天师、北方真武、东王公、西王母等神仙。广东排瑶经书《医生救人》之二《存变》,则是存想变为神仙、天兵天将的内容:“存为祖师身形真真,本师身形真真,到信州五郎身形真真。存变弟子身形,不是非凡身形真真。”5广东排瑶经书《花间甲坛》之七《收耗出处中元三岁》,则是存想老君殿上借出真罡正诀,存想变为诸神仙大殿的情景。瑶族的存变是道教存神之法在仪式中的运用,道教有人身自有三万六千神之说,认为不仅天地间有众多神灵,在人体小宇宙各部位也有神灵驻守。

广东排瑶经书《存变》说:“拜请淮南门下祖师主,岭南门下本师爷。今日今时来拜请,为吾弟子变身形。又变吾师一所宅,化作老君大殿堂。”淮南祖师是瑶族经书中具有象征意义的神仙符号,通过法师出神入化的存变,变师男身形为神灵本体,变仪式坛场屋宅为老君大殿堂。瑶族师公变身法术有道教经典的根据。明代道经《道法会元》卷237《变身咒》说:“灵宝降敕,变我身神,代天行令,役使雷霆,都督三界,节制万灵。吾今变相,速降真形,急急如律令!”瑶族宗教变身藏身法的显著特点,是经书中的存想多用咒语的形式,存想最后都以“急急如律令敕!”“吾奉太上老君急令敕!”的咒语结束,这种咒语旨在表达沟通神人关系的功能,足以彰显道教神仙太上老君的强大法力!

(二)瑶族变身与道教化身

瑶族宗教的变身法术源于道教,是道教存想法术的瑶族化演绎。存神是道教最具有特点的法术,道教有丰富的存变法、存神法。宋代道经《灵宝玉鉴》卷1《道法释疑门》之《存神召将论》说:“诸品道法行持之时,皆以存神召将为首。”瑶族宗教的思存变身之法,变身藏身各种神奇功能的想象,汲取了道教存想法术的精髓。

瑶族宗教的变身亦有化身之说,具有道教化己身为神灵本体之要义。广东排瑶经书述说的化身就很生动:“一更化为盘古仙人当殿坐,又化洞头王老仙。二更化为铁鸡佛,万里毫光在眼前。三更化为莲叶子,莲叶团团在海中。四更化为四天王,老君殿上好烧香。五更化为五百乱龙下五海,五百雷公震动天。瑶族变身通过化变的方式,将身体各部分化变为自然之物。诸如:“眼中化为大七星,小七星。耳中化为大川风,小川风。鼻中化为大禾风,小禾风。口中化为大石岩,小石岩。左手化为左木转,右手化为右木转。肚中化为大禾仓,小禾仓。脚中化为左岭脚,右岭脚。”这种大小禾仓、左右岭脚的想象,确乎是瑶族宗教有别于道教存想的特异之处,显示出瑶族宗教存想的地方化、民族化特色。

化身是道教神仙变化学说的产物,西汉丁令威学道后化为白鹤,就是道教仙传中脍炙人口的故事。北周道经《无上秘要》卷78《天仙药品》说:“又当知九化十变、隐地八术,然乃后能广游玄空,倒步天阿,乘云驾龙,凌腾天矣。”道教宣称有九化十变之经,以隐遁日月,游行星辰。魏晋道经《太上老君中经》卷上第二神仙说:“无极太上元君,道君也。一身九头,或化为九人,皆衣五色珠衣,冠九德之冠,上上太一之子也。”道教有元始化为盘古真人,玄元始三炁化为三清天之说。总之,瑶族宗教的变身汲取了道教存变的义理,在将道教存想转化为瑶族法术的过程中,瑶族宗教法师刻意融入地方社会的元素,使变身存想具有瑶族宗教的鲜明特质。

(三)瑶族变身与道教存想的比较

瑶族宗教仪式中广泛行用的敕水、敕剑,其存想的科格直接来源于道教。广西瑶族还盘王愿《除秽请圣喃词》,师公左手托水碗,右手拿剑,剑锋指向水碗,虚画“敕”字小声道白:

此水不是非凡之水,水是太上老君殿前之水,天中云雾之水,山中木叶之水,江中长流之水,山前流出之水,玉女殿前之水,田中养禾之水,塘中养鱼之水,井中清泉之水,玉女担归之水,流过老君殿前之水,将来坛前化为功德之水,解秽之水,凡人千千万万之水,若有不来,吾师差三七灵兵去取水,来时金鸡未啼,去时仙人未起,玉女为梳妆,天师在吾前,地师在吾后,三七灵兵,护吾敕变。准吾奉太上老君急令敕!

广东八排瑶经书《洒秽书》,在列举变各种来源之水后,更宣称这些水“是吾太上老君法家神水”。在道教禁坛科仪中,高功剑水相向,先后有敕剑、敕水的存想:“吾剑非常剑,光驰宝匣,烁七政之龙文。吾水非常水,影摇琼钟,派九霄之凤气。”高功通过存想敕剑、敕水的科仪,将斋醮坛场化为弘道的神圣空间。道教的敕水科仪内容丰富,也是以法水清净坛场的意涵。南北朝道经《正一敕坛仪》说:“吾水非常之水,五龙五星真气之水。”宋蒋叔舆《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》卷19《科仪门》禁坛仪:“吾水非常之水,五龙五星真炁之水。”南宋道经《上清天枢院回车毕道正法》卷中咒水法说:“五方真气入吾此水。此水非常之水,上清无极大道自然之水,能除疾病,能救苦厄。……此水皆是上天真人降真气所成,何邪不伏,何鬼敢形。当吾者死,背吾者亡。神水到处,万鬼伏藏。”高功存想净坛之法水,已融摄东南西北中五方真炁,坛场已是不染尘秽的清净空间。

广西瑶族还盘王愿《除秽请圣喃词》,师公在敕水后押下水碗,把剑横放在碗上,伸出食指,指着剑上,画“敕”字,用阴话念:

此剑不是非凡之剑,天师宝剑,地师宝剑,入炉三遍,未打成铁,打了成剑。指山山崩,指石石裂,指人人长生,指鬼鬼灭亡,准吾奉太上老君令敕!

广东乳源瑶族经书《变剑用》说:

此剑不是非凡之剑,剑是天师宝剑,地师宝剑,是老君解秽之剑。入炉三遍,出炉三遍,三炼成钢,九炼成剑。七星上方,化为千兵万马宝剑。指山山崩,指石石裂,指人长生,指鬼灭亡。何神敢抵?何鬼敢当?挡吾者死,逆吾者亡。连上坛前,不令动作,速变速化,吾奉太上老君准敕令!

泰国瑶族经书《超度书》“敕变剑法”说:“此剑不是非凡之剑,是太上老君面前之剑,敕变杀鬼之剑。”瑶族变剑的存想与道教变剑科仪相同,甚至沿用了道教《敕剑咒》的句式。南北朝道经《正一敕坛仪》说:“吾剑非凡之剑,九炼坚刚,七星挟傍,踏蹑北斗,跨踞魁罡。”元代道经《法海遗珠》卷32《北帝四圣伏魔秘法》之《敕剑咒》:“玄剑出施,天丁卫随。天斗煞神,五斗助成。指天天昏,指地地裂。指山山崩,指鬼鬼灭。神剑一下,万鬼灭绝。急急如律令!”《道法会元》卷193《太乙火府内旨》法剑的咒语:“指山山崩,拍石石裂,指人人生,指鬼鬼灭。”道教认为法剑是神授之宝物,是代天行法的利器,若无法剑则济世度人之道难成。可见瑶族经书仪式中敕剑、变剑的咒语,直接移植于道教经书。

我们通过瑶族宗教变身与道教存想的比较分析,可以初步得出以下认识:

1.瑶族宗教经书、仪式中丰富的变身法术,是瑶族宗教汲取融摄道教法术的结果。瑶族变身存想法术来自于道教,变身的丰富内容又反映瑶族先民的宗教观念。清代民国地方志多有瑶族延请识字汉人为师教育子弟的记载,进入瑶区的汉人与道教传播应有一定关系。根据现有经书文献资料要判断存想法术传入瑶区的时代不易,但我们确信至迟在清代瑶族宗教的变身法术已广泛行用,瑶族宗教大师对传播至瑶族社会的道教经书成功改编,从而丰富了瑶族宗教仪式的内容。瑶族的变身存想多运用道教咒语的格式,这是经书中变身法术的民族特点。瑶族人对道教神仙信仰的接受,瑶族宗教中变身藏身法术的广泛运用,是道教传播瑶族社会影响瑶族宗教传统的结果。

2.法国学者雅克·勒穆瓦纳(JacquesLemoine)指出:“因为一个具有起码中国宗教实践知识的人都懂得,瑶族的宗教及其仪式只能从另一个更强有力的传统宗教中采借而来,而这一传统宗教就是中国的道教。”瑶族宗教变身法术的确来自道教,但瑶族先民在接受道教的同时,将变身的内容改为族群喜闻乐见的神唱咒语。瑶族经书中所见变身的内容十分丰富,已经远远超出道教存想的内容。诸如变雷鎚月斧、变米、变扛状八郎、变勾、变分离饭、变红布、变火把、变灯、变碗、变席、变扇、变牢、变花枝、变莲塘、变梳、变鸡、变菜、变酒、变茶、变床、变肉等。例如变分离饭,是变成万人吃不完的米饭,用以养育新亡家先。这些存变内容在道教经书中是不见记载的,这种民俗化、地方化的存想内容,是历史上瑶族宗教法师的改编创新。

余论

综上所述,通过瑶族宗教中变身存想法术的讨论,说明道教对瑶族宗教的影响是多方面的。瑶族科仪文书的变身存想法术,可谓是道教传播瑶族社会的历史记录。瑶族祭祀仪式中法师存想变身法术的运用,既体现出道教神仙信仰的特质,又具有南岭走廊瑶族社会的民族特色。瑶族变身法术具有浓厚的巫术色彩,师公在行法中多运用咒语并借助太上老君的灵力,显示出瑶族原始宗教与道教相互融摄的特点。在受道教影响的西南少数民族宗教中,惟有瑶族宗教经书中出现大量变身存想法术的记载,我们再结合瑶族社会道教授箓色彩之度戒的长期传承,这就说明瑶族确乎是受道教影响最深的族群,学界有人提倡的瑶传道教之说并非毫无根据。总之,瑶族的变身藏身法术汲取道教的元素,同时又具有瑶族宗教的特色,是南岭走廊族群迁徙和文化传播的结果,变身是道教传播瑶族社会经历文化涵化的典型例证。

作者简介:

张泽洪,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,中国西部边疆安全与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教授、博士生导师;

阳媛,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2016级博士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