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

[学术观点]萧登福:明代中期内丹东派陆西星之内丹修炼法门

作者:萧登福

发表时间:2021-02-07

203人




明代中期西星之修炼

 

萧登福

 

 

摘  要:陆西星号称内丹东派之祖,主张吾身中即具备先后天之精气神,反对南宗后天精气神在吾身内,先天精气神在外之说。以为无念即是先天,一落思虑即为后天。内丹修炼须由炼己做起,炼己即是修念心性,心为戊己土,由忘己、忘物、忘忘做起,此即是真土。以真土得真铅,真铅制真汞。在先天精气神上,神为性,精、气为命,神为精、气之主,以神制御精、气;神定气灵,气充精盈。坎中阳为真气,离中阴为真精,坎为彼,离为己;坎离交媾,在取坎填离,以返回先天乾坤之体。彼坎为外药,己离为内药。内外药皆在己身中。内丹先炼己之心神,此为修性。内丹以先天精气神为主,在炼己之后,以神来导气,使精、气交媾,此为修命;再以神入气,使神、气相融为一,犹以水入米而成饭,神气相合以成丹,即是性命双修。

关键词:明代;陆西星;东派;内丹;炼己

原文载于《东方哲学与文化》第2辑,文章内容有删节

陆西星其人

  陆西星(1520-1606年),字长庚,号潜虚子,又号方壶外史,为明代扬州兴化(今属江苏)人,道教内丹东派创始人。自幼聪明,才华横溢,工诗文,擅书画。为诸生,有名望。早年曾事举子业,九试而不中,于是弃儒学道,入山隐居。数次遇异人,得受仙道秘诀。后声言吕洞宾降临其北海草堂,住二十二日,亲授丹诀。陆西星有家眷,并不是以出家为主的全真道士。事迹见《兴化县志》。陆西星所创的内丹修炼法门,以其流行于江、浙,故称东派。

  金丹就正篇》自序说:“嘉靖丁未,偶以因缘遭际,得遇法祖吕公于北海之草堂,弥留款洽,赐以玄醴,慰以甘言,三生之遇,千载希觌。”嘉靖丁未,为明世宗嘉靖二十六年(1547年),陆西星年二十七(虚岁二十八)。十余年后,嘉靖四十三年(1564年),陆氏年四十四岁,开始撰写《金丹就正篇》,其后陆续撰成《玄肤论》、《金丹大旨图》等重要丹书。晚年好参禅,对《楞严经》特别感兴趣,曾著书以阐释其意。

  陆西星的著作有:《方壶外史》、《南华副墨》、《道缘汇录》、《宾翁自记》,今人考证《封神演义》也为其所撰。晚年参,又作《楞严述旨》十卷,《楞严经说略》一卷。

   陆西星上述著作中,以《方壶外史》为主,此书为内丹东派之正传,收录于萧天石《道藏精华》第二集之四,《藏外道书》第五册。

  《方壶外史》系由多种著作汇集而成,计有:《无上玉皇心印妙测经疏》、《黄帝阴符经测疏》、《崔公入药镜测疏》、《纯阳吕公百字碑测疏》、《紫阳真人金丹四百字测疏》、《龙眉子金丹印证诗测疏》、《邱真人青天歌测疏》、《悟真篇注》、《玄肤论》、《金丹就正篇》、《金丹大旨图》、《七破论》、《老子道德经玄览上卷》、《老子道德经玄览下卷》、《周易参同契测疏》、《周易参同契口义》。

  《方壶外史》所收诸种著作中,《金丹就正篇》、《玄肤论》、《金丹大旨图》、《七破论》,是和内丹修炼相关之著作。此四种,除《七破论》外,前三者书前有自序,并题署撰作年代。今依其年代撰成先后,并参酌《方壶外史》所收陆氏其它论著相关处,分述于下。

陆西星《金丹就正篇》一卷之内丹修炼法门

金丹就正篇》,前有陆西星序,内容分上篇、中篇、下篇。陆西星在自序说一般所言:内药属后天气,在己;外药为先天炁,在外。陆氏对此说有疑,以为身外之修皆是旁门,其后明世宗嘉靖二十六年丁末(1547年)在北海之堂,遇到吕洞宾授以丹法,十余年后,“复感恩师示梦,遂大感悟”,性灵豁畅,恍若有得,而作此书,序末署云:“是岁甲子嘉平月下弦日潜虚子序。”甲子岁,即明世宗嘉靖四十三年(1564年)。

自序说明了炼丹有疑,遇明师得感悟,其后十七年,复将己身所感悟,撰成《金丹就正篇》论文三篇。虽名“就正”,其实是示人以“正”。

上篇论述铅汞坎离等药物,兼及先天后天、内外药之关系。以为原是天阳(乾)地阴(坤)之阴阳气,因乾坤交媾而成离、坎。离是阳中有阴,为己;坎是阴中有阳,为彼。离之阴为真精,坎之阳为真炁,真精真炁皆为先天无形质,“先天之精积于我,先天之炁取于彼”,我为离,彼为坎,皆在自己一身之中。人原具先天之炁,因“情窦一开,阴阳交感,则先天之炁,乃奔蹶而逸于坤中,故三画纯干,乃破其体而为离。”奔蹶之后,纯阴阳动而为坎,所谓:“纯坤之中,忽有阳动,非坎乎?”先天为乾坤,乾坤交媾,而成坎离。坎离各有先天之精炁潜存。此先天精炁,无形质;人心一动而落于形质,即成后天,后天不可用。修炼之道,旨在取坎离中之先天精、炁,取坎中阳填离中阴,以成纯阳之乾,纯阴之坤,返回道体之初。

中篇,以为人身由四大所成,皆属阴。修炼法门,在“取彼先天真乙之炁,伏我奔蹶易逸之精”,即取坎中真炁(彼)来伏离中真精(我)。“金丹造化,乃先天真乙之炁而成。先天之炁,轻清未形,乃阳中之阳也。其端甚微,而其妙莫测,故急采于癸生之初,而用之以一符之顷。稍迟则生滓而度于后天,是又阳而反变为阴矣。”说明人身中无思无念时为先天,一有念起即是后天。金丹以先天为用,后天不可用。

下篇,说明修丹旨在以“真土擒真铅,真铅制真汞。”而求取真土,即是炼己的工夫。己为“意”,五行中属戊己土。炼己即是修心,旨在虚其心,由忘己、忘物而忘忘,此时即是真土。再以真土擒坎中阳之真铅,然后再以真铅制伏离中阴之真精,使真铅真汞皆落于真土,此即以坎填离,此即是修命。

金丹就正篇》三篇,旨在剖析内外药、先天后天、乾坤坎离等诸说。陆西星的说法较近于《钟吕传道集》。《钟吕传道集・论龙虎》,将坎(肾)离(心)又各分阴、阳。肾、心二者中各有气、液。肾(坎)之水液(真一之水)为阴,肾水所生元阳之气为阳;心(离)液为阴,心液所生正阳之气为阳。离火之代称为阳龙、真阳、真气、汞。坎水之代称为阴虎、真阴、真水、铅。坎离交媾时,肾水、心液相合,心气与肾气相合,此为同类相聚。修炼之法,在使离坎之阴阳各归其体,而成乾坤二卦。钟吕不谈先天后天。北宋张伯端始倡先天后天,而一般修炼家以己为内药,以彼为外药,并说内药在己身中,为后天所成;外药为先天之炁,不在身中;外药以内药感应而来。南宗此说,被陆西星所反对。

陆西星以为内外药皆在我身中,但修丹以先天为用,先天之精、炁,皆属命,而先天元神为性。此元神由后天神而来。后天之神居心,以忘我、忘物、忘忘,则后天神消,然后先天元神现前;精、炁与元精、元炁的关系也是如此。由元神现,而后元气聚,元精全。先天元精、元炁为命,元神为性,二者兼修,才是性命双修,才是内丹正道。

陆西星《黄帝阴符经测疏》下篇注云:“炼己持心,学道之首务也。且心本无生,触境而生,苟或不能忘健羡,去贪著,无见于道,而惟见于物焉,则心有所住,而太虚之体反为物所凝滞而死矣。故曰:心生于物,死于物。”陆西星以为内丹修炼,以炼己为先。

陆西星《玄肤论》一卷之内丹修炼法门

玄肤论》一卷,收录于《方壶外史》,书前有序,说明自遇圣师之后,将近二十年,“仰思圣师诲谕之旨,聊复述之篇章”,序末题:“隆庆元年,岁在丁卯,重九日”,即明穆宗隆庆元年(1567年)。此篇是在《金丹就正篇》撰成后,再加以补述,使其修丹之旨意更明白。

玄肤论》凡二十篇章,章节包含:三元论、内外药论、阴阳互藏论、先天后天论、铅汞论、元精元炁元神论、神统论、金液玉液论、性命论、质性论、神室论、河车论、澄神论、养神论、凝神论、真息论、火符论、药火论、抽添论、遗言论。各章皆是短文,说明内丹修炼须先识别名相,知晓药物及先后天之别,然后才可坎离交媾,修行得丹。

首先为《三元论》,说明丹药分天地人三种:天元称神丹、地元称灵丹、人元称大丹。天元神丹,系以无形质之先天坎离为药,水火既济,烧炼于黄庭神室中,其无形质,经九转成白雪,三年神符,饵之可以飘然轻举。地元指有形质的五金八石所成灵药,即是一般所说的外丹,可以济世,不能轻身。人元大丹,是由后天有形质的坎离中,取己身先天外药坎中元炁,以制内药离中真精,使为纯阳体。内丹修炼以人元为主,以地元为辅,而后方能进入天元之修炼。三元以天元为上。

其次《内外药论》,以为“夫道在我身,内炼诚是矣,而何以创鼎于外?”所谓“创鼎于外,而炼药于内”只是比喻,并不是内药(后天药)在身,外药(先天药)在外。陆西星以为人身即具有先后天之精炁神。人身之先天精炁,只因“情窦一开,而浑沦之体破矣”,以此而流于后天。“后天之物皆属于阴,其法不能以久存”,所以须以自身中之同类之先天者以补后天。

其次《阴阳互藏论》,论乌(离)、兔(坎)二药,阳中有阴(离 ☲),阴中有阳(坎 ☵)。坎离二药各具先天后天,先天无形质,后天有形质,皆在吾身中,陆西星举说:“且男子之精始通也,其始未必先有滓质,必待其气先至,既乃化而为水,又既乃化而为精。所谓先至之气,即先天也。气化为水,即天一所生之水也。先天之体既破,后天之用遂行。后天之用既行,先天之真愈隐矣。”明白地说明人身中自有先后天之精气神,和一般内丹家之说略别。

其次《先天后天论》,以先天无形质不可见,后天为有形滓质之物,去后天之用,则先天自然显发。

其次《铅汞论》,以为后天之铅汞,即是先天精气所成。所谓:“坎之真炁化而为铅,即天一所生之水也。离之真精化而为汞,即地二所生之火也。”坎中之阳为真炁,化而为铅;离中之阴为真精,化而为汞。铅汞为有形之物,真铅真汞则无形。

其次《元精元炁元神论》,说明先天精、气、神和人身性命之关系,以为元精、元炁为命,元神为性,文云:

  

元炁为铅,元精为汞,元神果何物乎?曰:元神为性,精、气之主也。以其两在而不测,灵通而无方,故命之曰神。故神住则精凝,精凝则炁归,炁归则丹结,皆先天之用也。所谓元精,非交感之精之谓也。精藏于离,心中之真液也。所谓元炁,非口鼻呼吸之谓也。炁藏于坎,虚无中之真炁也。所谓元神,非思虑之神之谓也。神通于无极,父母未生以前之灵真也。夫人,一太极也。精炁即太极之阴阳也。神即太极之无极也。是谓元精、元炁、元神。

 

《钟吕传道集》以肾水(坎)水火(离),各有阴阳。肾水为阴,水中气为阳;心火为阳,心液为阴。此则进一层指出肾水中之阳为元气,心液中之阴为元精,元精、元炁为太极之两仪,而元神则为无极。以为元气为坎,元精为离,此二者为“命”,而元神为“性”。据此则陆西星认为先天即在后天中,入身肾心有先天精、气,此为命,人身之性即是神。

其次《神统论》,论述以神来统御精、炁。神为精、炁之主。

其次《金液玉液论》,以了命的工夫即是金液炼形,了性的工夫即为玉液炼形。说法与《钟吕传道集・论还丹》所说二者是坎离交媾后的抽铅添汞有别。钟吕以金液为肺液,修炼时以肺液(金液)为胎胞,将黄庭中黄芽,行抽铅添汞,引肺液入上丹田,再还归中丹田至下丹田,称为金液(肺液)还丹(还归下丹田)。玉液为肾液,肾水中有元阳之气,肾液随元阳之气上升,纳入中丹田,而入下丹田及四肢以炼形,称为玉液(肾液)还丹(还归下丹田)。陆西星显然将之简单化了,以为修命即是金液炼形,修性即是玉液炼形。

其次《性命论》,以为性为万物之源,命为万物所禀以立;性为神,命为精与炁;性为无极,命为太极。

其次《质性论》,将性分为本性与质性,本性属先天,质性为后天。后天乃是逐境起念,遇物生情,熏习既久,难以返回本性。

其次《神室论》,以为元神即元性。并以天谷泥丸、应谷绛宫、灵谷关元,此三谷是神所居,谓之三田。“泥丸者,栖神之本宫;绛宫者,布政之明堂;灵谷者,藏修之密室。”

其次《河车论》,以为人身任督二脉,即是河车路。气由两肾间升起,以意导归尾闾,上至夹脊,直至泥丸,神、气二者在泥丸交会。然后化津降,下入重楼而经绛宫,入黄庭丹田而存藏。身前为三田,身后为三关,循环灌注,即是河车运行。

其次《澄神论》,叙述修性旨在藏神,藏神须先凝神,凝神须先澄神;澄神,在于遣欲,即《清静经》所说:“遣其欲而心自静,澄其心而神自清。”遣欲澄心,即是澄神。

其次《养神论》,叙述在澄神之后,须加以涵养,勿使神露泄,使其愈清愈明,定能生慧,灵光焕发。

其次《凝神论》,以“无用用中之用”来凝神,属于“了命”之学。先是在离宫(绛宫、心)中修定,为禅之宗门,然后由澄神而凝神,旨在以生其用。以凝神来导气,使归入神室黄庭,至气海,神与气相守不离。

其次《真息论》,以口鼻呼吸为凡息,以胎息为真息。凡息停,真息自动。以虚极静笃,来驱动真息,其法先调心摄念以归静,使静与息相合,日久凡息自停,真息自动。

其次《火符论》,论进火退符所使用之火候。此火不是以息(呼吸气)为火,而是神火。“息则火之橐籥也。今夫神气相守之时,神则无为,而气机则不能以不动,故一阖一辟,与经脉上下相为流通,所以觉其动者,谁也,神也。一气流通,元神独觉,神与气融,宽急相得,是火力调匀,然后丹成而药就也。”说明内丹修炼之进火退符,是以神御气,使宽急相得,神气相融,此时即是火力调匀,即可丹成药就。

其次《药火论》,认为药与火,可分为二,亦可合为一。“分而言之,则药者,先天之炁也。火者,先天之神也。合而言之,则药即火也,火即药也。”“采取之时,药在外,火在内,以火而致药,故药火可分。温养之日,药在外,归于内,得药而行火,故药火可合。”

  其次《抽添论》,叙述在得药入鼎之后,以真火烹炼而行抽添,“抽非内减也,神入气中,如天之气行于地,而潜机不露也。添非外益也,气包神外,如地之气承乎天而渐以滋长也。由是而胎圆神化,身外有身。”陆西星以煮饭为喻,水入米中而成饭,水非减去,米非增加,却能使二者相合,圆润成饭。水喻神,米喻气,神入气以成丹,犹水入米而成饭。

其次《遗言论》,以为道不外一阴一阳所成,“阴则为精,阳则为炁,而神则统乎二者,故神与炁、精,乃上药之三品也。凡言龙虎铅汞,种种异名,皆依此立。”

综归之,《玄肤论》二十章,由丹药分天元、地元、人元三元着手,地元属外丹,其和内丹相关者为天元、人元。天元重无形质先天精炁的坎离水火交媾,炼化于黄庭神室。人元重在由后天着手,先炼己使入先天,再以坎中真炁(彼)来炼化离中真精(我),而成纯阳体。接着谈论人元修炼的内外药,以及坎离二药中阴阳互藏关系。

坎离即铅汞,分先天后天,先天为无形质的元精、元气、元神,和后天交感之精、呼吸之气、思虑之神不同。元气化为坎铅,元精化为离汞,二者为命;元神为性。修丹旨在性命双修。接着叙述了性了命之学,以为了命在于了性。其后重在论述修性由澄神、养神、凝神做起。以遣欲澄心入手,再以凝神导气入气海,以生其用。元神所成为火,元气为药,二者来自先天,然后以神御气,而行进火退符的火候烹炼,自然神气相合为一而成丹。

《金丹大旨图》与《七破论》之内丹思想

(一)《金丹大旨图》之内丹思想

    《金丹大旨图》,前有陆西星自序说:“天地设位,而易行乎其中矣。易谓离坎是也。圣人知其如此,故尝准之以作丹法。是故以乾坤为鼎器,以乌兔为药材,而其中消息盈虚之数,则又准之以为火候阴符。”陆氏用天地和日月的关系,说明内丹之鼎炉和药物,即据此而来。天地为鼎炉,日月坎离为药物,而一年间阴阳气盛衰,则为火候之依据。次述遇圣师提挈,能忽覩内丹之堂室,四方来问道者多,而金丹之道至易至简,所以用图述其根极化原,或可尽性命而不惑,文末题署云:“岁在庚午嘉平月下浣,潜虚子书于南沙之西禅精舍。”庚午岁为明穆宗隆庆四年(1570年)。

  在自序之后,有八图及说明文字,依次为:先天无极之图、太极未分之图、太极分阴阳之图、阴阳互藏之图、坎离交媾之图、成丹之图、周天符火图、还元图。八图皆以圆图为基。

  《先天无极图》为一圆形,中空无物,象征天地未生前的清净圆明状态。《太极未分之图》,是无极生化成太极,中有阴阳未分。《太极分阴阳之图》,是阴阳已分,由一炁而分两仪。《阴阳互藏之图》,所画类似太极双鱼图,说明阳中有阴,阴中有阳。《坎离交媾之图》,圆图中阴上阳下,象征坎离交媾。《成丹之图》,画圆图中心有小圆,内有黑丹,用以说明“乾坤交媾罢,一点落黄庭”。《周天符火图》,圆图中分列十二月卦、十二时辰,标明子时进火,午时退符,卯、酉沐浴。《还元图》,图同先天无极图,圆形中无物,象征返于无极,与道合真。

《金丹大旨图》共八图,简明易懂,但陆氏所说的由无极、太极、两仪等生化过程,在内丹修炼上,仅是一般常识,并无特别处,帮助不大。

(二)《七破论》破世人内丹之谬说

  《七破论》,所说之七破,分别为:破非论、破伪论、破执论、破邪论、破疑论、破愚论、破痴论。

  破非论,破除非毁内丹者所言:“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”之说,说明以言论阐明内丹的重要。

  破伪论,破除世人伪术,“或炮孕妇之胎以辟谷;或服砒硫之药以御寒;或用铅剑以开关;或养灵龟而展缩;或摇肩脊而淅沥有声;或击头颅而铿訇相应”等小术,并以“外丹炉火,为伪尤甚”,破除世人伪术,说明只有内丹为真。

  破执论,说明长生之道,不能用已破之身来追求。所谓:“不知真体既破,则吾身中所有精气与神,皆日改月化而入于后天,真乙之炁,其能全乎?”破除世人用已破之身来求先天精气之生,是犹以已坏之果而求无坏,必不能得。必须使精气神返归先天之状态,才能行修炼。

  破邪论,破除和房中术相关的种种邪法,其邪法有:九一之术,有先天梅子说,有离形交气说,有颠倒两窍说,有开关铸剑说,上进下进说,有反经而为蟠桃,或含枣而饮甘露,或碎磁酿铁而为酒浆,或取男女婬液而和曲糵,或配秋石而称人元。以上诸术大都和房中或女性有关,其中九一之术,是指男女交合时的九浅一深之术。先天梅子,也称红铅,是用女子初次经血所制成。而离形交气、颠倒两窍、开关铸剑、上进下进,应和男女交媾体位有关。蟠桃,是榨取人乳所成的酒。含枣,是将枣塞入经期女性阴户后含于口中。文中所言男女淫液而和曲糵,是用男女淫液来制酒。秋石,是由童子尿所提炼而成的药。这些术法,有的愚蠢无知,有的会伤身害命,如用碎磁及铁来酿酒浆,将会被磁铁细粉所伤。

  破疑论,在叙述修丹须以古来先贤所传丹经为主,不可道听涂说。不看丹经而听信人言,而言人人殊,只是以盲引盲。

  破愚论,旨在驳斥外丹五金八石之修炼,以为此外丹之法,所得不是真铅汞,误听此说,会有亡耗之祸,乃愚昧之人。

  破痴论,破除不可相信老年仍然可修炼的说法。以为内丹贵在知之真,修得早。等到年老衰朽,虽努力修炼,将会是苗而不秀,秀而不实;亦犹如种树,会成长但不开花(苗而不秀),或开花而不能结果(秀而不实)。

结语

陆西星的著作虽多,但以《方壶外史》著称;而《方壶外史》中的内丹修炼思想,主要展现在《金丹就正篇》三篇、《玄肤论》二十章、《金丹大旨图》、《七破论》。其中又以《金丹就正篇》、《玄肤论》为陆西星内丹思想所在。

陆西星内丹修炼特色,和南宗有些不同,一般修炼家以自身身体为后天所成,己身坎离交媾所成真精为阴,须以外药先天一气来点化。陆西星则以为,吾人身体虽属后天之精(淫液之精)、气(呼吸之气)、神(思虑之神),但身中亦具备先天之元精、元气、元神。先后天二者,皆具备于我身。先天无形质,后天有形质。人心一起心动念,即由先天入后天。元神为性,元精、元炁为命。修炼之道在由炼己做起,己为戊土,属中,为心。炼己在修炼心性,以达到忘物、忘、忘忘,此为修性。元精为离(离中有阴,为真精),元炁为坎(坎中有阳,为真炁),离为己,坎为彼,取坎中阳填离中阴,即是修命。然后以神为火,以气为药而行烧炼,神入气中,神气交融而成丹。此是内丹东派修炼法门。

世人或以为陆氏倡男女双修,其实是误把比喻当真实。陆氏《参同契测疏・日月含吐章第四十一》下注云:

 

丹道不过日月交光,阴阳得类而已,故男女相须而一施一受,即日月之含吐也。雄雌错杂而以类相求,即阴阳之得类也。知相须,则知顺而成人,逆而成丹矣。知以类,则知孤阴不生,独阳不成矣。且以丹法而言,作丹之际,以火销金,金化为水,化则和融而周章,所赖以制之者,得无土乎?离宫己土,自火而化,用此意土尅水求丹,丹水受土制,乃不妄行,而自来归性,此丹法也。故坎水为男,动而外施;离火为女,静而内藏。含而吐之,以滋造化。

 

 上引谈到“男女相须而一施一受”或“孤阴不生,独阳不成”,都是比喻修炼内丹时,须以阴阳相须相求,而男女或阴阳,都是用来比喻坎、离二药。坎男、离女,这是一般丹家共享的譬喻,陆氏并不赞成房中。陆氏反对房中,从他的《七破论》可以明白看出来。

综归之,陆西星东派的特色,主张先后天皆具于吾人身中,坎为彼为外药,离为己为内药。内丹由炼己做起,使后天成先天,再行以神御气,使坎气入离精中,成坎离交媾,然后以神入气,神气相融为一而成丹。

陆氏以坎为外药,以离为内药,其说又见于陆西星《参同契口义》下篇末附《参同字义分属》云:

 

外:坤女、坎戊、铅情、牝、偃月炉、元精、真人、真乙、金华、黄芽、有、金水、兑、虎西、雄阳、震符、爻动、君主、黄土、白、熬枢、上弦、水银、明窗尘、文火、阳禀、刚施、命、阳神日魂、动直、孝子、九还、男白、王者、太白经天、神德、神明、男动外施。

内:乾男、离己、汞性、牡、河上姹女、太阳流珠、子珠、朱雀火精、无、木火、震龙、东、雌阴、臣、客、赤色门、下弦、丹砂、太阳气、武火、阴受、柔化、性、阴神月魄、静翕、严父、七返、八归、六居、女赤、皇上、荧惑守西、女静内藏。

中宫:戊己、厚土。

上:甑山。

下:太渊、深渊、规中。

 

由上文所表列,陆西星分内、外、中、上、下五方,是仿效元・戴起宗“金丹法”。但戴起宗以先天为外药,后天为内药,陆西星则与之不同。陆氏是以坎为外药,以离为内药。陆氏所说内、外,也和薛道光、翁葆光等《悟真篇》注所说己身为后天、为阴、为内药,先天一炁为外药者不同。

又,对于一般人认为内丹其究极工夫在出阳神,钟吕说道为阳神,佛为阴神,阳神胜过阴神。关于此问题,陆西星看法有所不同。陆氏以为阴阳皆能神,而阴神为胜,此说与钟吕之说相违,而陆西星却妄为之曲解。陆西星《悟真篇》《仙佛同证第十三》下注云:

 

盖神元属阴,动则属阳。世谓阳神出有入无,阴神终为灵爽之鬼,非格论也。阳神者,乘其爻动之机,盗而用之,迨其得药归鼎,复以元神昼夜温养,搬运符火,抽添进退,始自有中寻无,复自无中生有,十月功圆,元神出窍,脱胎神化,身外有身,以其自有中来,无中取,动中求,静里变,谓之阳神。阴神则一以虚静湛寂为主,脚根廓然,无有少法可得,对尽垢除,本觉圆满,遍恒河沙,无不周匝,所谓处一方而十方俱现,演一音而沙界齐闻。神之妙用,其不可思议,有如此者,故阳神容有不到之处,阴则无所不通。……古之至人,真造实诣,未始不以佛境为难,而纯阳老师乃有:“只修性不修命,万劫阴灵难入圣”之语,学者读此,不能不起仙佛轩轾之疑,曾不知老师妙旨,若谓佛之阴神,必待万劫修之而后可证,正如佛于阿耨多罗无有少法可得,直饶遇燃灯印证而不疑,尚隔来世,乃能成佛,欲其转凡成圣,见获神通如我金丹之学,身外有身,立跻圣域,不亦难乎?歌中之意,盖谓此也。至于上阳仙公,每言释氏雪山修行,达磨少林面壁,六祖隐于四会猎人之中,谓皆密修金丹,乃能成佛,而以金丹为最上一乘。考之仙佛同源,不为无本。至于法华秘藏,微露此机,释门之中未尝显演,不敢取以为证。姑录于此,俟有正法眼者,当为辨之。

 

陆氏分析阳与阴,以为阳自动中求,阴则湛寂虚静,并以阴为本觉圆满,“阳神容有不到之处,阴则无所不通。”言下之意,以为阴神较阳神为胜。其后又举上阳子陈致虚以金丹为最上乘,并说佛教亦有此,只是未尝显演,狐疑未定。

陆氏之说实和《钟吕传道集》阳神、阴神之说大相迳庭。且如说阴胜阳,则又何必以坎中之先天阳气为主,来行抽阴添阳,而成纯阳体。陆氏只是过于佞佛,以为佛在仙上,所以以阳神为易得,佛之阴神为难得,以阴为究极。这些都是自张伯端妄引佛教性空以入内丹后,所造成的极大弊端。至元后,佛居道上,鹊巢鸠占,弊莫大焉。

又,陆西星内丹修炼法和男女房中无关,后人说他倡男女双修,实为谬误。他的男女,只是用在比喻坎离,和一般内丹家的比喻方式并无不同。

 

 

作者简介:萧登福,台湾台中科技大学应用中文系教授(台湾台中 40401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