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

[学术观点]张泽洪:论道教的上章仪式

作者:张泽洪

发表时间:2021-09-19

148人




论道教的上章仪式

张泽洪

摘要:上章是向三天太上呈送章文的仪式,章文是模仿世俗公文格式书写的仪式文书。上章作为早期正一道主要的祀神仪式,在东汉张陵、张衡、张鲁时期颇为流行。论文详细考察正一上章与道教经法制度的关系,正一上章仪式在社会上的影响,指出早期正一上章为上清派、灵宝派所汲取,正一上章已融入灵宝斋法和正一醮仪之中。传统科仪史认为道教斋醮的灵宝斋法始于三国时期的葛玄,论文从斋醮科仪史的宏观视野考察分析早期正一上章的内涵与功能,认为道教斋醮科仪的源头应追溯至东汉张陵创教时期。

关键词:上章;早期正一道;章文;斋醮科仪;

作者简介:张泽洪,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

上章是向三天太上呈送章文的仪式,作为早期正一道创行的救度之法,上章在张陵、张衡、张鲁时期颇为流行。《道藏》本《赤松子章历》六卷,收集了早期正一道上章的经书。中外学界对上章的研究,较多关注《赤松子章历》的成书时代,大渊忍尔、小林正美、丸山宏、倪克生(P.Nickerson)、王宗昱、刘祖国等的研究,将《赤松子章历》判断为六朝末至北宋初期编 成。我们注意到早期正一上章为上清派、灵宝派所吸纳,在道教斋醮科仪史上长期传承。因此,早期正一上章与道教经法制度的关系,上清派、灵宝派对正一上章之法的汲取,上章的济度功能及在科仪史上的影响等,还是道教上章仪式研究中值得深入讨论的问题。

一、早期正一上章仪式源流的考察

()早期正一道上章科法的创立

东汉顺帝时期(126-144),张陵在四川鹤鸣山创立道教,其早期正一道的救度仪式是上章。《赤松子章历》是早期正一道上章的经书,所载章文反映早期正一道的上章科格。《赤松子章历》卷一说:

汉代人鬼交杂,精邪遍行,太上垂慈下降鹤鸣山,授张天师正一盟威符箓一百二十阶,及千二百官仪、三百大章,法文秘要,救治人物。天师遂迁二十四治,敷行正一章符,领户化民,广行阴德。

经中所谓千二百官仪”,是早期正一上章的仪式。东晋道经《太上洞神洞渊神咒治病口章》有臣等谨按天师千二百官章本之语。南北朝道经《正一威仪经》载正一受道威仪:次当诣师奉受三百大章、千二百官。该经谓千二百官与三百大章同受,则千二百官仪与上章有关。陆修静《陆先生道门科略》就明确说张陵下《千二百官章文》万通。唐朱法满《要修科仪戒律钞》卷十说:诸治职祭酒男女官,上章求乞,皆谛案科文,分别宫曹,随病轻重请官,依千二百官仪。而唐王悬河《三洞珠囊》卷七有天师一千二百官章辞之说。

上章在三张时期凝聚道民、济世度人的弘道活动中发挥出重要作用。早期正一道有千二百官仪、三百大章,如此丰富的章文旨在满足道民的祈禳需求。道门有张天师青城战鬼的传说,而《赤松子章历》有逐鬼章、击鬼章、系鬼章等对治巫鬼的章文。道民生活中际遇的各种问题,都可以通过上章的仪式来解决。

张鲁汉中政权(194-215)是五斗米道的兴盛时期,所谓章文万通亦在此时期。建安二十年(215),随着张鲁投降曹操及道民的北迁,五斗米道上章的兴盛已不复存在。对张陵、张衡、张鲁三圣之后上章法科的凋零,道门有着深刻的历史记忆。东晋南朝道经《洞真太上八素真经修习功业妙诀》说:自从三圣升化之后,真科沉隐,累遭天地鄙烈;法科零落,旧章不存。对三张时期旧章不存的情况,《赤松子章历》卷一说得更具体:尔后年代绵远,宝章缺失,今之所存,十得一二。《赤松子章历》的编撰者就感叹所收录章文仅为小部分,昔日章文万通的兴盛已不复存在。

()早期正一上章与靖室、道治、祭酒的关系

张陵创教建立了二十四治及相关经法制度,早期正一道上章与靖室、道治、祭酒等有关。靖室、道治是道民修道的场所,道经所见上章亦在道治或靖室举行。关于靖室、道治之区别,唐王悬河《上清道类事相》卷一说:民家曰靖,师家曰治。道民每户开辟的修道场所为靖室,所谓家家立靖崇仰,信米五斗,以立造化,和五性之气。。陆修静《陆先生道门科略》说:奉道之家,靖室是致诚之所。其外别绝,不连他屋。五斗米道时期靖室上章之法颇为风行,北魏寇谦之《老君音诵诫经》就记载靖室上章说:靖主上章,余人当席拜,主人东向叩头上章讫,设会解坐讫,靖主入靖启事,为主人求愿收福。《赤松子章历》卷二载:妇受治职,夫有急厄,当须束带履版,叩头如法,妇乃入靖奏章。靖室是道民在家屋外开辟的修道场所,这种神圣与世俗相隔离的方式,有利于道民静心修道、上章祈禳。

三张时期五斗米教团设立了二十四治的教区,各道治的执教者称为祭酒,祭酒有为道民上章祈福的职责。陆修静《陆先生道门科略》说张陵:置二十四治、三十六靖庐,内外道士二千四百人,下《千二百官章文》万通。刘宋徐氏《三天内解经》卷上亦载:立二十四治,置男女官祭酒,统领三天正法,化民受户,以五斗米为信。化民百日,万户人来如云。制作科条章文万通,付子孙传世为国师。二十四治的祭酒化户领民的主要活动是上章。北魏寇谦之《老君音诵诫经》说:吾观视世间凡愚祭酒,化户领民,上章奏上。练文书多者十纸五纸,少者三纸二纸。多之以少,都无头绪,万亿章奏,达者无一。寇谦之对天师道旧法持批评的态度,但所言万亿章奏却折射反映祭酒上章之频繁。

天师道的道民在三会日要聚集道治,三会日主要的仪式活动是上章。寇谦之《老君音诵诫经》说:三会日道民就师治,初上章籍时,于靖前南正北向,行立定位,各八拜、九叩头、九搏颊。再拜,伏地请章籍讫,然后朝贺师。天师道三会日上章的仪式习俗,也曾受到佛教人士的关注。

()江南上清派、灵宝派融摄正一上章之法

魏晋南北朝时期道教的三大道派中,早期正一道主要活动于巴蜀地区,上清派、灵宝派主要活动于江南地区。早期正一道的上章及祭酒等经法制度,为江南上清派、灵宝派所汲取。金允中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卷二十五《上章科格品》说:东吴左仙翁玄,受灵宝洞玄科品,于是传上章谒帝之科,元纲飞步之诀。……夫灵宝拜章之法,乃洞玄禁秘之文。自太极仙翁内行飞神谒帝之妙,外传上玄境域之祥,可以修真而炼形,岂止誊章而启事。灵宝派传承了早期正一上章的科法传统,宋代蒋叔舆、金允中、王契真的灵宝科仪经书都收录上章的科格。上清派设立祭酒更是汲取正一经法制度的典型。陶弘景《真诰》卷二十《翼真检第二》说:李东者,许家常所使祭酒,先生亦师之,家在曲阿东,受天师吉阳治左领神祭酒。吉阳治是张鲁在二十四治基础上新立八品游治之一,上清派道士李东为吉阳治左领神祭酒的神职,应是早期正一道道职的传承。陶弘景《登真隐诀》卷下说东晋太兴(318-321)中:

曲阿祭酒李东章本,辞事省宜,约而能当,后操章无恩惟太上,及阴阳决吏三天曹,而称龙虎君,及建帝代年号,不书太岁,此并是正法。按今章后细字,无太上道君,又不北向,止是太清中诸官君耳,云何称恩惟太上耶?其余事事皆有诸类,不能复一一论之。李东既祭酒之良才,故得为地下主者,初在第一等,今已迁擢,此便可依按也,其君常为许家奏章往来,故中君及之也。

早期正一道的靖室之法亦传播至江南,东晋江南高门士族王氏信奉道教,在家中开辟有修道的靖室。《晋书》卷八十《王凝之传》载:王氏世事张氏五斗米道,凝之弥笃。孙恩之攻会稽,僚佐请为之备。凝之不从,方入靖室请祷。这是史籍中靖室之法传入江南的明确记载。上清派宗师魏华存、杨羲修道之所亦为靖室。

上清派经书记载的上章科仪,显示其融摄早期正一上章的科法。梁陶弘景《真诰》卷七《甄命授第三》载鬼帅王延作祟,故宜力上风注冢讼章,于却气毒之来往也。……今所以令上章者,亦以遏虎牙之盈缩耳。冢讼章用以解洗先祖的冤债,《赤松子章历》就有《大冢讼章》《又大冢讼章》《解释三曾五祖冢讼章》等章文。陶弘景还具体述及冢讼章篇幅增加的情况:冢讼正本不过三两纸间,世中增加,乃至数十,恐诸章符等,例皆如此。又出官之仪,本出汉中旧法。今治病杂事,及诸章奏,止得出所佩仙灵箓上功曹吏兵,及土地真官正神耳。此记载透露出上清派章文汲取张鲁汉中旧法的信息。谓家有恶强之鬼为祸祟,请后右仙食气君将等为逐却之。上章者不以朱题署,止书为上章人某治祭酒甲,又复姓某耳。江南上清派行用冢讼章、逐鬼章的记载,说明正一上章科仪为江南上清派所传承。

二、史籍道经所见上章仪式的济度功能

()史籍所载封建王朝政治生活中的上章

上章是早期正一道行用广泛的救度仪式,我们从《赤松子章历》可以看出,社会人生际遇的各种问题,都可以通过上章祈禳神灵解决。宋陈元靓《岁时广记》卷二十九即载七月十五日:大宜拜表上章,祈恩谢过。在南北朝时期的道教改革中,道教从民间宗教上升为神学宗教,此后受到唐宋元明皇室的尊崇,道教仪式亦为封建国家神道设教所用,史籍中就不乏帝王官僚上章祈禳的记载。《南史》卷三十八《柳津传》说柳津常请道士上章驱鬼。《北史》卷七十一《杨爽附杨集传》载隋炀帝时,诸侯王猜忌日甚,杨集忧惧,乃呼术者俞普明章醮,以祈福助。《北史》卷三十五《郑羲附郑译传》载郑译,自以被疏,阴呼道士章醮,以祈福助。这是南北朝时期宫廷斗争中,通过上章祈求神灵保佑的例证。《旧唐书》卷一百九十一载道士薛颐:解天文律历,尤晓杂占。炀帝引入内道场,亟令章醮。《旧唐书》卷一百八十九下《郭山恽传》载:

时中宗数引近臣及修文学士,与之宴集,尝令各效伎艺,以为笑乐。工部尚书张锡为《谈容娘舞》,将作大匠宗晋卿舞《浑脱》,左卫将军张洽舞《黄獐》,左金吾卫将军杜元琰诵《婆罗门咒》,给事中李行言唱《驾车西河》,中书舍人卢藏用效道士上章。

卢藏用曾往来于少室、终南二山隐居学道,他在皇宫即兴模仿道士上章的表演,当是上章科仪精彩片段的呈现。

唐宋皇室曾为皇后无子而焦虑,试图通过上章来祈求神灵赐福。《赤松子章历》有《求子章》《乞子章》《催生章》,是用于祈求子嗣的章文。宋李昉《太平广记》卷三百《叶净能》引《广异记》载:开元初,玄宗以皇后无子,乃令叶净能道士奏章,上玉京天帝,问皇后有子否?久之,章下,批云:无子,迹甚分明。’”宋谢守灏《混元圣纪》卷九载宋真宗,以储嗣久虚,命句曲山道士朱自英奏章。这些具神学色彩的上章灵异故事,真实反映唐宋皇室笃信上章的心态。

()道经中所见上章救度的灵异故事

早期正一道上章在道门长期传承,道经中亦不乏道士上章济世度人的故事。唐杜光庭《道教灵验记》卷十四、十五为《斋醮拜章灵验》,杜光庭所撰上章灵验故事,旨在渲染道教上章的灵验。杜光庭《道教灵验记》卷十五《王招商神咒斋验》,玉芝观道士陈道明,专勤清斋,拜章累有征验,苏州盐铁院招商官王某疾苦沉痼,逾年不痊,俾请陈道明章醮祈禳”,上章之后其疾病得以痊愈。

宋代道教宗师既是科仪经书的撰写者,又是斋醮仪式的践行者,南宋道士白玉蟾就曾在武夷山冲佑观上章。《修真十书武夷集》卷四十七收录《法曹陈过谢恩奏事朱章》《表奏法坛传度首过谢恩朱章》《雷府奏事议勋丹章》三篇章文,是《道藏》中所见章文书写的典范。《法曹陈过谢恩奏事朱章》说:

以今吉辰伏地,贡章一通,上诣三天曹。谨据太上三五都功、正一盟威弟子施某等,昨各已录心词上奏天庭,乞行传度,已为誊申部省,依科给帖,充授法职。寻即择日建坛,剖符破券,拨将统兵,分司隶事。然后以药殿琅书,心传口诀。兹则同发诚心,谨取今月某日,虔就武夷山升真玄化洞天,修设三界高真谢恩清醮几分,延奉上真,仰酬玄造,更析景贶及臣等身。……臣姓白,系金阙选仙举进士,见在冲佑观东南隅醮坛所,伏地听命。

白玉蟾在章文中称正一盟威弟子,可见是因循正一上章署职的科法。而《表奏法坛传度首过谢恩朱章》更明确宣称:传真度妙,所以袭正一之风也。《雷府奏事议勋丹章》末署上章时间说:维皇宋太岁乙亥嘉定八年冬十有二月二十七日辛亥吉时,于武夷山冲佑观之西南隅,再拜上。臣姓白,系金阙选士,见在拜章所听命。据此可知白玉蟾上章的时间是南宋宁宗嘉定八年(1215)

唐宋时期地方官员为仕途、疾病等所困,亦选择道教的上章来解决。宋陈葆光《三洞群仙录》卷十四《虚中章奏》载:

唐正元中,丹阳令王琼三年调集皆黜落,甚惋愤,乃诣茅山道士叶虚中求奏章以问吉凶,虚中为奏,其章随香烟飞上,缥缈不见,食顷复坠地,有朱书批其末云:受金百两,折禄三年,枉杀二人,死后处分。后一岁,琼无疾暴终。

丹阳令王琼贪赃枉法,其恶行为道教上章所揭露,受到太上的严厉处置。宋代科举制度竞争激烈,道教上章准确预言中状元者,此上章故事折射反映时人相信上章灵验的社会心态。

道经中几则上章灵验的故事,从不同侧面反映上章的社会影响。

()宋洪迈《夷坚志》的上章灵异故事

宋代笔记小说记录社会上的各种趣闻逸事,南宋洪迈《夷坚志》记述的五则上章故事,就生动反映上章在民间社会的影响。《夷坚丁志》卷二十《陈巫女》载:南城士人于仲德,为子斵纳妇陈氏。陈世为巫,女在家时,尝许以事神。既嫁,神日日来惑蛊之。每至,必一犬踔跃前导,陈则盛饰入室以须。众皆见犬不见人,踰时始去。于氏以为挠,召道士奏章告天。《夷坚乙志》卷十七《閤皂大鬼》则载临江军閤皂山下张氏家中遇大鬼作祟,于是登山上玉笥观,设黄箓九幽醮,命道士奏章于天,七日,始不见。《赤松子章历》有《却虚耗鬼章》《宅中怪异小驱除章》《大醮宅章》,是用于驱邪神鬼魅的章文。《夷坚丁志》卷七《张氏狱》载政和年间蔡京迫害元祐党人至死,蔡京后感疾,命道士奏章。道士神游天门,见一物如堆肉而血满其上。旁人言:上帝正临轩决公事。顷之,一人出,问道士何以来,告之故。其人指堆肉曰:蔡京致是妇人于极典,来诉于天。方此震怒,汝安得为上章?’”。蔡京感疾是因迫害人而遭冢讼,故请道士上章以断除。

早期正一上章中救治疾病的章文较多,对治疾病亦有不同层级的上章方法。《赤松子章历》卷二说:诸疾病,先上首状章。不愈,即上解考章。不愈,上解先亡罪谪章。不愈,上迁达章。若沈沈,上却杀收注鬼章。若顿困,上解祸恶大章。不差,上解五墓谪章。不差,上扶衰度厄大章。不愈,上还魂复魄章。不愈,上安墓解五土耗害章。不愈,上安宅镇神驱除收鬼章。不愈,上分解中外大考章。若危急,上子午请命并却三官死解章。早期正一上章祈禳疾病痊愈的十多种章文,足以救治社会人生的各种疾病,这是济世度人之道在上章仪式中的运用。

早期正一上章仪式中章文上达天廷,是通过法师的存想法术来完成。章文送达三天的程序是:法师从奏章坛场存想上升至天门,把守三天门的唐葛周三将军验证放行,传章玉童引见三天法师张道陵核实上章事由,传章玉童再将章文转达三天太上批示。

道士李明微在拜章存想的过程中,至三天门下见有人奏青词函封草率,则上章存想确乎可以鉴查人间诸事。总之,道教上章仪式在社会上行用广泛,以致有疾者诣道士则劝奏章,僧尼则令斋讲之说。

三、上章在斋醮科仪史上的传承和影响

斋醮科仪与道教的发展大势密切相关,唐宋元明是道教兴盛发展时期,此时科仪经书编撰也最为丰富。唐宋道门曾致力于收集早期正一章文,《太上宣慈助化章》《赤松子章历》就是所收集编纂的上章经本。杜光庭《太上宣慈助化章》五卷,共收录早期章文24通。所谓自唐朝广成子杜先生集次宣慈章本之后,兵火散失,鲜有完本。《赤松子章历》是收录早期正一章文最多的经本,该经卷一至卷二提及的章文名称有135篇,卷三至卷六共收录章文67通。北宋道士刘从善尝撰集斋科及拜章法”,南宋白玉蟾还曾见《古章仪》与《续章仪》所载诸章格式”,则可知宋代还编撰有不同的上章经书。宋蒋叔舆《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》,金允中《上清灵宝大法》、王契真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及宋代道经《灵宝玉鉴》《灵宝无量度人上经大法》都收录有上章科仪,明代道经《道法会元》卷一百七十九至一百八十五,分别论说上章的章法、章式、章官、章奏、章印、章诀、章科、章仪等,这说明正一上章之法在道门长期传承。

()早期正一上章古式与章文书写

唐宋道教斋醮科仪有推崇古科之风,从南朝刘宋陆修静到唐代杜光庭皆推崇古科。金允中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卷二十二《临坛符法品》就说:陆简寂至杜广成诸君,所编皆遵古科。宋代道教科仪宗师王文卿、路时中、蒋叔舆、金允中、白玉蟾就视上章为古式,并主张要恪守上章的古老传统。《道法会元》卷一百七十九《上清五元玉册九灵飞步章奏秘法》之序说:王侍宸所传九灵飞步运神进奏秘旨,其法甚详,而科式多本正一。盖章法流行,出于正一者也。金允中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卷四十《散坛设醮品下》说:蒋氏《黄箓立成仪》,多主古科,……正一之宗,所主不同,而路君之意,亦以古仪而定式也。

南宋白玉蟾更推崇正一上章古式,他在《海琼白真人语录》卷二《鹤林法语》中谈及章文书写说:今则不然,一章全篇,皆摸写古本,不敢改易一字。道门宗师视正一上章为古式,形成章文书写恪守古式的传统。《赤松子章历》卷二章文中的法位署:泰玄都正一平炁系天师阳平治左平炁门下版署三品大都功,兼左廉察祭酒赤天三五步纲元命真人臣某明代道经《道法会元》卷一百八十《上清五元玉册九灵飞步章奏秘法·章式第二》中章文法位为:泰玄都正一平炁系天师某治某炁祭酒正一盟威弟子小兆臣某。可见明代章文书写沿袭早期正一上章署职的范式。

道教斋醮有三日九朝,登坛朝谒,拜表上章之科仪格式。宋代道教黄箓大斋中的上章,分别有呈章、录章、通章、定章、赍章、校章、御章、刺章、印章的科仪。在三天门下唐葛周三元将军之下,还有负责章文上呈的从事官,宋代道经《灵宝玉鉴》卷十七《飞神谒帝门》所载从事有:主章书章从事、定章校章从事、进章飞章从事、审章覆章从事、通章奏章从事、赍章授章从事、呈章录章从事、按章考章从事从事是汉代刺史的佐吏,是汉代州郡长官自辟的僚属,早期正一上章中的从事,是汲取汉代从事一职而设立,经书所谓尽事人之道,以事天地神祇也。这些章官从事分工明确,各司其职,颇似世俗社会刺史佐吏的职能,故史称道家章奏,犹人间上章表耳。早期正一道的章文,明显模仿了世俗的公文格式。《灵宝玉鉴》卷一《道法释疑门·奏申关牒文字论》亦说:斋法之设,必有奏申关牒,悉如阳世之官府者。以事人之道,事天地神祇也。

章文是送呈太上的文书,应是上章者奉道心声的虔诚表达,如此章辞才会有感动神灵的效果。早期正一道上章文书的书写,经书中主张质朴真诚的风格,这开创了后世道教文书的书写范式。《赤松子章历》卷一说章辞书写:须质而不文,拙而不工,朴而不华,真而不伪,直而不肆,辩而不烦,弱而不秽,清而不浊,简要输诚,则感天地,动鬼神,御上天曹,报应立至。南北朝道经《玄都律文·章表律》,唐朱法满《要修科仪戒律钞》卷十一《避忌讳上章》,《清微斋法》卷上《词式》都沿袭此说,提倡遵行早期正一章文书写的范式。

()早期正一伏章与道教的存想科仪

早期正一道上章科仪的章文上达,法师运用存想法术与天界神灵沟通。《赤松子章历》卷二载法师存思过程说:

科曰:操复毕,便于案前伏地,便存赤红炁从己心中出,上升天。俄顷如经历百里,赤红炁路荡荡,两边无瑕翳,惟多宝树,忽见一黄道,即日月黄道也。直过黄道五六里,遥见紫云隐隐。直到紫云,见天门,门度一丈八尺,诸侍卫悉住。唯与周将军及直使功曹、传章玉童擎章表,至阙门之下西,谒见正一三天法师姓张名道陵。载拜讫,具陈章表事由。天师九拜,即往凤凰阁门之下入。须臾,有一仙童朱衣玄冠出,就传章玉童手中接章表入。少顷复出,引入见太上。太上着九色云霞之被,戴九德之冠,当殿而坐,左右二玄真人侍卫。又见太一着朱衣玄冠,呈太上章表,太上一览,太一承太上意,署太清玉陛下,作字了。又见一仙童,收章表于右陛,分付今日日直曹官使。心载拜,辞太上出门。又载拜,辞天师。同奏章真官抃跃而回至奏章之所。便起称以闻。

早期正一道上章的存想,又称为伏章。《灵宝玉鉴》卷十八《飞神谒帝门·九灵飞步章奏法》说:请神将官吏进表上章,庶合同得入三天门下,至期伏章,方获报应。伏章是法师存想章文上达天廷的心理过程,此存想沟通神灵是道教最具特点的科仪法术。宋代道经《灵宝玉鉴》卷二十一《飞神谒帝门》的伏章法”,宋元妙宗《太上助国救民总真秘要》卷五《上清隐书骨髓灵文中》的伏章法”,法师存想呈送章文于天门,谒见张天师、太上老君的伏章过程,就是早期正一道存思法术的传承。史籍中不乏道士伏章存想的记载。宋楼钥《攻媿集》卷八十六《皇伯祖太师崇宪靖王行状》载赵伯圭:晩尝率乡人祷雨,道士伏章,王盛服端立,左右见嵲屼久之,瞑而不跌。顷之,语人曰:适觉神游帝所,以闵雨告帝,既许我矣。翌日,膏雨如注,阖境告足。仪式中道士伏章瞑而不跌的状态,就是存想通神所达到的境界。宋张端义《贵耳集》卷上载宋徽宗亲临宝箓宫醮会,其道士伏章,久而方起。上问其故,对曰:适至帝所,值奎宿奏事方毕,章始达。上问曰:奎宿何神?’答曰:即本朝苏轼也。’”醮仪中道士伏章甚久,是在存想中正好遇见奎宿神苏轼奏事。明张丑《清河书画舫》卷八上载:正一真人张天师,道家谓之引进真人。茅山刘混康伏章,屡至天门,能道其详,精爽不二,歘然上达。早期正一上章仪式中的伏章存想,是祭酒呈送章文上达三天太上的法术,此法术在后世道教斋醮科仪中运用广泛,成为高功法师在坛场沟通神灵的有效手段。

()早期正一上章是祈禳神灵的醮仪

早期正一道的上章之法,《隋书》认为是祀神的一种醮仪。《隋书》卷三十五《经籍志》叙述道教斋醮科仪说:

而又有诸消灾度厄之法,依阴阳五行数术,推人年命书之,如章表之仪,并具贽币,烧香陈读。云奏上天曹,请为除厄,谓之上章。夜中,于星辰之下,陈设酒脯饵币物,历祀天皇太一,祀五星列宿,为书如上章之仪以奏之,名之为醮。

唐宋科仪宗师推崇早期正一上章的济度功能。杜光庭《广成集》卷十五《众修本命醮词》:“伏闻三天垂章醮之科,正一著修禳之格。宋蒋叔舆《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》卷四十六《白语次第门》说:教阐玄元,著拜表上章之诀;科传正一,留飞神谒帝之仪。唐宋科仪宗师撰写的这些斋醮词文,都有肯定早期正一道开创上章仪式之意。

陈耀庭认为道教斋醮科仪有由简趋繁的趋势,纵观宋代道教斋醮的规模及科仪经典的丰富,我们有理由相信宋代是斋醮科仪由简趋繁的顶点。早期正一道的上章是独立的仪式,唐代以后上章已成为斋醮法事中的仪节之一。杜光庭《广成集》卷十五《赵球司徒疾病修醮拜章词》说:是敢拜奏宝章,崇修大醮,告虔下土,谓命诸天。此是大醮仪式中的上章。元刘壎《隐居通议》卷三十《鬼神·大乾梦录》载:邵武自宋代绍定庚寅之变,比岁不靖。端平甲午岁,金华王子文埜为守,与寓公率士民迎福善,王就郡治建黄箓醮,邀龙虎山张天师至,时寓公杜子昕杲与祠家居,与王守同主醮事,命道士林逍遥拜章。这是黄箓醮仪式中的上章。蒋叔舆《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》卷九《炼度沐浴章》说:进拜天官拔赎济度诸章,恭祈道力,俯拔亡魂。这是黄箓斋炼度科仪中的上章。总之,后世各种灵宝斋法和醮仪中都有上章的仪格,早期正一上章已融入斋醮仪式之中。

四、余论

综上所述,本文对早期正一上章源流的考察,可知东汉张陵创立的正一上章仪式,为江南上清派、灵宝派所汲取,得以融入灵宝斋法与正一醮仪的科格之中。张陵汲取世俗公文而创立的上章,有效发挥团结道民的仪式功能,使早期正一道在巴蜀地区迅速传播。早期正一上章长期传承于斋醮法坛,上章仪式丰富了灵宝斋法与正一醮仪的内容,章文书写规范格式成为道教文书遵行的范本。唐五代杜光庭赞颂正一上章说:河图宝典,垂醮品以济人;正一明科,显章文而助化。南宋金允中更高度评价上章的功能:夫章者,通九天之门,达太上之阶。度脱灾危,迁拔冥爽,莫过章奏,最为第一。张陵创立早期正一道教团的经法制度,作为早期正一道最早行用的上章仪式,其时代早于三国时期葛玄创行的灵宝斋法。明代道经《道法会元》卷十四《玉宸登斋内旨》说:约古者祷祠祭祀之法,为道家吁天事帝之科,盖始自玄中大法师,而阐于汉代张天师。其后诸宗匠继出,则著以科文,设为朝范,其法渐备,而其教大行矣。根据我们对早期正一上章仪式源流的考察分析,可知道教仪式阐于汉代张天师之说有其根据。早期正一上章是斋醮科仪史的重要问题,本文仅是一极其粗浅的讨论,愿以此文与学界同好共商。